特殊教育在中国

引子

2016年奥运期间,出于好奇,我向一个专业练过游泳的朋友Z请教了一些游泳上的问题,他其中一个不经意的回答让我思索许久。

“顶尖游泳运动员的划手效率都是非常高的,他们的每一次划手就算可以领先对手0.01秒,一百次之后的差距就是非常大的了”,Z如是说。

另外一个偶然的事件让我把Z对于游泳运动员划手效率的解释联系到了特殊教育上。

也是在奥运期间,我参加了一个在纽约中城举办的教师招聘会,纽约教育局把地点选在了一个紧靠麦迪逊花园广场的酒店中。招聘会在酒店顶楼的大会议厅,纽约大大小小的学校来了一百所左右,几乎所有的学校都在招聘特殊教育(Special Education)的老师。

我本知道这个领域存在一些缺口,万万没想到的是这缺口吞掉了一个大会议厅。夸张点说,如果你是一名特殊教育老师,那么是你一个人挑一百所学校。

 

名词解释

在此,我必须提前对一些名词加以解释。美国将那些需要接受特殊教育的学生称作students with disabilities,若中文直译过来就是“有残疾的学生”。

考虑到中文“残疾”这一词含义太重且有些负面,而英文残疾这一词又包括了许多在国人眼中不被视为“残疾”的种类,比如弱势,语言障碍,多动症和学习困难,因此我尽量在任何情况下都避免使用“残疾”去指代未成年人,而以“特殊”代之,并将“残疾学生”称之为“需要特殊教育的学生”或者“有特殊需求的学生”。

其实,中国残疾人联合会(残联)的划分也包括言语残疾,听力残疾,视力残疾和一些其他不经常被人视为“残疾”的残疾。美国的教育系统将学生们的残疾种类划分成13大类,比如听力损失(Hearing Impairement)和视力损失(Visual Impairement)等。

还有一些国内不加以区分的,比如情绪波动(Emotional Disturbance),自闭症(Autism)和学习困难(Learning Disabilities)等。我知道对于名词称谓的改变不会带来问题在本质上的区分,仅希望用这一点意识给这些学生带去多一些应得的尊重。

 

到底有多少残疾学生?

好奇的我就对纽约的特殊教育做了一些研究。根据纽约教育局的数据,在纽约市每五个学生就有一个学生需要特殊教育。联合国几年前一个数据显示全世界有超过10亿的残疾人。根据残联的统计,截止2010年底中国残疾人总数达8502万。全德国才有8200万人。中国的残疾人数量比德国全国人口还多!

妈呀!这么多人!

是的,我也被这个数据震惊到了。现在我想请大家数数自己身边的残疾人,是不是感觉没多少?如果只把智力严重受损的人群和肢体上有严重残疾的人算进去的话,直观的感觉就是我们身边的人都是“全乎人儿”。

然而,这种直观的感觉是一种非常危险的感觉,因为我们把很多轻度残疾的人群排除在外,而这类人群在中国几近6000万人(残联数据)。

 

想一想

下面请大家想一想,在你上学的时候,有没有哪些同学你觉得学习上特别困难,比如读书慢,理解问题差或注意力不集中?

这样的人群其实都是在上学期间需要特殊的、尽早的、大量的、长期的关怀和帮助的。我们可能就是或曾是其中一员。

请大家再想一下,有没有身体上什么缺陷让你觉得不太舒服,从而导致一些你性格和生活习惯上的改变?

比如说,我曾一直觉得自己体型偏瘦,还有中学时候脸上很多青春痘。体型瘦和脸上长痘都在任何意义下都不是残疾,但是这两点就足以在我心理上造成潜移默化的影响。

可以试想,一个人因为脸上长痘,很可能就不爱直视别人,因此感到自卑,从而塑造相对内敛甚至自闭的性格。一个人弱视,看东西看不清,可能就会对学习更容易感到厌倦,导致学习落后。

如果一个人注意力不集中,每次课上别人能听进去20分钟,而Ta只能听进去10分钟,那么12年的基础教育,又会落后多少?

顶尖的游泳运动员赢在每一次划手上,普通人不也是如此。但落后,也是在这每一次划手上——微小到难以察觉。

试问,我们身边有多少人就是因为这些身心上的“特殊”而永久地被特殊化了,而被这个社会放弃了?语言、视力和听力的障碍又被多少人忽视,又使多少人渐行渐慢?

笨和傻被用在了太多人的身上,可怕的是连他们自己都相信了。

 

解决方案

看到这里,你可能头脑一百八十度大转弯,怎么现在感觉谁都是残疾了?是不是我们经常要用残疾人这个标准去度量身边的人?

其实不是的。我想让大家用另外一个角度来思考这些问题:他们其实并不特殊,只是他们的问题比较特殊而已。

 

教育工作者要做什么?

作为一名老师,如果你的学生学习上遇到了困难,首先你需要想的不是他们认不认真,聪不聪明,而是他们遇到了什么困难,是什么导致他们变得不认真,是不是因为他身体或心理上的一些问题?

如果这名同学什么都很好,就是学得慢,你可能要问自己,可不可以给予其额外的练习,可不可以适当降低标准,可不可以改变教学的材料和方式,可不可以和家长进行更积极的沟通,可不可以和其他老师共同讨论这名同学的问题?

 

普通人要做什么?

在缺乏系统的科学的帮助之下,如果普通的我们都能够积极地发现问题,分析问题,那么就是一场进步。至于解决方案的正确与否,我们尚不用担心太多,对于现在国内的特殊教育,意识到一个问题,思考一个问题才是更加优先的任务。

目前国内极度缺少特殊教育方面的专业从业者,若这个问题能得到国家层面的重视是最好不过的。但若这个问题也能得到教育工作者和家长的普遍重视,以及社会的广泛认识,那么则是对我们的下一代更真切的帮助。普通人的努力是需要被肯定的。

 

结论

这篇文章的目的在于让大家意识到特殊教育的重要性,至于特殊教育这个话题本身实在太大、太深、太广,一篇文章连皮毛都擦不到。

我期待有一天中国社会能像认识雾霾问题一样去认识特殊教育。如果你也想让更多的人重视起特殊教育,把这篇文章转发给你的朋友就是一个好的起点。

 

微信关注:kuanjie85hao

Indacube